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历程、挑战与前景

作者:未知

  〔摘要〕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中国共产党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总体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当前党内存在不想、不敢、不能、不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等问题,这些问题对于我们深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形成严峻挑战,而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推进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现实路径主要在于营造良好政治生态、推进批评与自我批评制度化、加强党性教育、坚持正确的原则和方针。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批评与自我批评,历程,挑战,前景
  〔中图分类号〕D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175(2019)06-0061-06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中国共产党通过持续开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推进自我革命,总体维护了党的纯洁性,增强了党的战斗力,保持了党的肌体健康。回顾中国共产党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历程,总结分析当前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面临的挑战并提出相应的推进路径,对于深入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扎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历程
   总体而言,中国共产党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理论和实践发展大致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
   (一)新中国成立前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1921-1949)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的一段时期内,尽管党内也存在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活动,但总体来看这些活动属于一些党员、党组织的自發行为。中国共产党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走向自觉的过程,也是其走向成熟的过程。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在幼年时期犯了一些错误,也遭遇了一些挫折,其纠正错误、克服挫折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在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比如“八七会议”基于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批评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正确方针;又如遵义会议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解决了当时党所面临的最为迫切的军事和组织问题。经过遵义会议,进入抗战时期,更加成熟的中国共产党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针对当时党内普遍存在的党风、学风、文风问题,在党内首次开展了大规模的整风运动。在这次整风运动中,中共中央明确提出要注重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因此,这次整风运动也成为共产党自觉在全党范围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加强党的建设的开端。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的运用对于整风运动和党的建设成效的取得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因为如此,中共七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明确要求,“中国共产党应该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经常检讨自己工作中的错误与缺点,来教育自己的党员和干部,并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 〔1 〕117。进入解放战争时期,随着土地革命的深入推进和党的队伍的不断扩大,为解决党内出现的组织、思想、作风不纯问题,中国共产党领导实施了一场整党运动,这场整党运动同样注重采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
  新中国成立前中共中央和中央领导人对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进行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其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一个整体,而对领导干部而言更主要的是进行自我批评。毛泽东在《关于整顿三风》的讲话中指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但作为领导者,对自己的批评是主要的” 〔2 〕418。二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要坚持正确的方法。这些正确方法归纳起来说主要是:“团结—批评—团结”,让党外群众参与批评,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注意区别对象、时间和地点,领导干部应带头批评等。三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要坚持正确的原则。这些原则主要包括:实事求是、防止主观武断和批评庸俗化,诚恳坦白、严正彻底、与人为善,在党内当面批评而不是在党外或者背后批评。四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目的是要达到全党的高度团结统一。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强调,“我们还需要更高的统一,更高的团结。要团结就要有民主,没有民主,没有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把意见搞清楚是不可能团结的” 〔3 〕339。
   (二)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1949-1978)
   1950年,针对党全面执政后领导干部中滋生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作风问题以及党员队伍迅速扩大后出现的思想不纯、组织不纯问题,中共中央领导开展了一次整风运动。这次整风运动主要采用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1957年,为克服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后党内存在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作风问题,党中央再次领导开展了整风运动,这次整风运动同样强调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历史与实践证明,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在两次整风运动中的运用确实对解决当时党内不良作风问题、净化党的组织、密切干群关系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开启这一时期,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虽然后来由于受“左”的错误影响遭遇严重挫折,但客观地讲,我们党还是对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进行了一系列有价值且影响至今的重要论述,这些论述丰富了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理论,概括地说,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指出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功能。批评与自我批评有助于“提高干部和一般党员的思想水平和政治水平,克服工作中所犯的错误,克服以功臣自居的骄傲自满情绪,克服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改善党与人民的关系” 〔4 〕72。二是指出发挥党内民主、实行真正的民主集中制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基本前提。毛泽东指出,“如果没有充分的民主生活,没有真正实行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实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这种方法” 〔5 〕293。三是提出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界限。毛泽东认为界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遵守党的纪律,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另一个是,不准组织秘密集团” 〔5 〕307。四是提出批评与自我批评要具有耐心。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有一个过程,“头一、二次自我批评,我们不要要求过高,检讨得还不彻底,不彻底也可以,让他再想一想” 〔5 〕309。五是结合新形势阐述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目的。指出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目的是要营造一种“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 〔6 〕429-430。    (三)改革开放后至党的十八大之前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1978-2012)
   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基于改革开放前的经验教训,认为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克服自身不足的有力武器,必须继续使用这一方法加强党的建设,但必须改变过去那种政治运动式的做法。为此,从改革开放开启至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这一时期,党中央着重从两方面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实践:一方面,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和党内集中教育相结合。针对“文革”遗留下来的党内思想、作风、组织不纯和纪律松弛等问题,1983年党中央领导组织了一次整顿党风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党中央明确要求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此后,党中央又在领导实施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教育活动、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等一系列党内集中教育活动中明确强调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方法解决党性党纪党风存在的突出问题,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增强党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另一方面,积极探索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常态化制度化,中国共产党制定出台了一系列相关党内法规,比如1980年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1988年的《中央组织部关于建立民主评议党员制度的意见》、1990年的《关于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若干规定》、2000年的《关于改进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若干意见》、2011年的《关于加强党员经常性教育的意见》等,这些党内法规的建立使得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有了常态化的组织生活制度保障。另外,2003年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04年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等党内法规的建立,使得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相关保障制度得以初步建立。
   从改革开放后至党的十八大召开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对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理论发展主要表现在:一是要求党内任何人都要接受批评与自我批评,保护批评者的权利。指出“党内不论什么人,不论职务高低,都要能接受批评和进行自我批评” 〔7 〕38,“党的会议上允许党员自由地发表意见和批评任何人,即使错了也受到保护” 〔8 〕972。二是提出批评要具有建设性、讲政治、遵守党的纪律。“批评应该是建设性的批评,应该提出积极的改进意见……要合乎党的原则,遵守党的决定” 〔9 〕272。也就是说,“无论是批评还是自我批评,都要讲政治” 〔10 〕627。三是要求批评要搞清问题、以理服人。“要对讨论和批评的问题研究清楚,绝不能以偏概全,草木皆兵,不能以势压人,强词夺理” 〔7 〕47。并且,批评不可以采用过去那种大批判、“斗争会”方式,应该允许辩解和发表不同意见。四是要求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应该接受群众监督、听取群众意见。提出“开展健康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注意倾听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接受人民群众包括下级机关的监督” 〔8 〕889。五是指出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功能。认为“正确地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是解决党内矛盾的有效方法” 〔11 〕401,“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们维护党的纯洁性、增强党的战斗力的武器” 〔12 〕96。
  (四)十八大以来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发展(2012-至今)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為核心的党中央弘扬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坚持推进批评与自我批评同党内集中教育相结合,先后在群众路线教育亚洲通宝、“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活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明确要求开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在领导实施“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党中央首次提出党内集中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命题,并由此开始了党内集中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实践探索,这也就意味着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伴随党内集中教育的常态化制度化将实现常态化制度化,这是十八大后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实践发展的一个鲜明特点。另一方面,党中央继续加强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相关制度建设,重新修订了《中国共产党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若干规定》《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等,制定出台了《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试行)》《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等,这些党内法规的修订和制定进一步健全了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组织生活制度,同时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落实保障制度进一步健全。
  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对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理论发展主要表现在:一是进一步指出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功能。认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解决党内矛盾的有力武器,也是保持党的肌体健康的有力武器” 〔13 〕,“是清除党内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的有力武器” 〔14 〕,“是一剂良药,是对同志、对自己的真正爱护” 〔15 〕。二是要求领导干部发挥带头作用。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特别重视领导干部在党的建设包括在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中的榜样带头作用,明确提出要求一般党员做到的,党的领导干部首先必须做到。三是提出批评要切实有效,注重质量。强调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有一点‘辣味’,让每个党员干部都能红红脸、出出汗” 〔16 〕。“必须见人见物见思想,有深度、像自己……防止批评和自我批评蜻蜓点水、避实就虚、避重就轻、一团和气” 〔13 〕。四是提出必须开门批评与自我批评。“要坚持开门搞活动,让群众大胆提意见、评头品足” 〔16 〕。五是要求批评必须讲原则、讲方法。“批评要出以公心、态度诚恳、讲究方法,要实事求是、分清是非、辨别真假,切忌从个人恩怨、得失、利害、亲疏出发看事待人” 〔15 〕。
   二、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面临的现实挑战及其原因分析
   当前党内存在不想、不敢、不能、不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问题,这些问题给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带来严峻挑战,而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不想批评与自我批评    当前党内存在不想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问题。和平建设时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比较困难的。1981年邓小平就曾感慨道,“现在我们开展批评很不容易,自我批评更不容易。党的三大作风有一条讲的是自我批评,这是我们区别于其他政党的主要标志之一,但是,现在对不少人来说,这一条很难做到” 〔9 〕389。造成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在于:一是所处环境的变化减弱了党内批评的动力。现在,中国共产党所处的环境与革命时期完全不同。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直接面临着生存危机,如果不能及时纠正发现党内的某些错误,就可能会影响党组织及其成员的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及其成员往往都能以身作则,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坚决纠正党内错误。但在和平执政时期,党并未直接面临着生存危机,这种环境的变化弱化了党内批评的动力,不少党组织及其成员不再具备革命时期那种主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勇气与担当。二是受庸俗关系学的影响。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伦理社会,重关系,讲人情,好面子,由此也形成了庸俗关系学,比如做人奉行“挠人别挠脸,揭人别揭短”,提倡“多栽花、少挑刺,留着人情好办事”,凡事“和稀泥”,以求相安无事,“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些庸俗的关系学仍影响着不少党员领导干部。三是批评意识不强的影响。一些党员领导干部缺乏主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意识,认识不到或者说不能充分认识到批评与自我批评对于党实现自我净化、自我革新、自我完善、自我提高的积极影响,因此不愿意积极主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实际上是党性修养不足的体现。
   (二)不敢批评与自我批评
   当前党内存在不敢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问题。其重要原因在于:一是党的历史上批评与自我批评被滥用的负面影响。党的历史上,由于受“左”倾错误思想影响,批评与自我批评被滥用,党内不少同志因此受到伤害,“这种惨痛的历史记忆与痛楚延续下来,就使有的党内同志谈起批评与自我批评来仍然心有余悸,害怕因为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而最后却将自己彻底‘打倒’。这是党内的批评与自我批评难以正常、高效开展的重大历史肇因” 〔17 〕。二是现有制度不健全的影响。目前我們党并没有专门针对批评与自我批评建立一套系统完整的制度,其相关的制度规定主要分散在党的组织生活制度、组织工作制度等之中,而且相关的保护激励制度不健全,比如没有建立相应的激励制度,批评与自我批评未能与党员和领导干部民主评议制度、与干部选拔任用制度衔接起来;又如,尽管《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对批评人进行打击报复的要给予从重或加重处分,但在现实中打击报复可能不是显性的而是隐性的,可能不会在较短时间内发生而是在较长时间后发生,因此打击报复就存在一个认定难、追踪难、解决难的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往往可能造成一些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同志不受待见甚至遭受打击报复,而那些不批评或者是不认真批评的“好人”反倒招人喜欢、更容易获得升迁机会,这种批评与自我批评中的“逆淘汰”现象容易造成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不敢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三是患得患失的个人主义影响。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受个人主义影响,患得患失,不敢真正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批评上级担心“穿小鞋”,批评同级担心伤了和气,批评下级担心丢了支持,批评自己担心失了面子。
   (三)不能批评与自我批评
   当前党内存在不能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问题。其重要原因在于:一是一些年轻党员缺乏长期严格的党内政治生活锻炼。2018年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30岁及以下党员1331.4万名,当年发展35岁及以下党员161.3万名,占全年发展党员总数的81.4% 〔18 〕。这些年轻党员特别是新进党员由于缺乏严格的组织生活锻炼,不少人还不善于使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二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尺度难以把握。目前我国党政部门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职能划分不清晰、职能交叉问题,由此也产生了政出多门、政策“打架”的现象,这些往往使得党员领导干部难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因为这些问题本身存在“认定难、定性难、处理难”的问题。三是一些党员并未过上正常的组织生活。当前,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经济、社会组织处在不断的分化、组合、构建之中,加之一些流动性职业的存在,使得现实中的党组织生活全覆盖不可避免地存在盲区,一些党员游离于正常的组织生活之外,自然不能正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四是不正常的党内关系。党内关系不正常就不可能有正常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实中,我们有些地方党内批评开展不起来,重要原因是党内关系变味了。团伙内或由于利益的结盟相互包庇、扶持,或由于等级差异不敢进行批评,所以谈不上相互批评;团伙外,对其他人则认为属于异己,也很难拿出诚意进行善意的批评” 〔19 〕。五是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制度并未得到严格执行。现实地看,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相关制度并未得到完全严格执行,比如,《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以下简称《条例》)规定,党支部应严格执行党的组织生活制度,经常严肃认真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党支部每月相对固定1天开展主题党日,党小组会一般每月召开1次,但客观地讲,现在有些党支部、党小组并未按照《条例》的要求按时保质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四)不当批评与自我批评
   当前党内存在不当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是批评中的形式主义。一些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走过场,点到为止,“蜻蜓点水”,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组织生活会结果成为自我表扬、互相表扬、变相表扬的表扬会,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二是批评中的报复主义。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不是本着公心出发,而是出于私人目的,抓住个别党内同志的一些缺点和不足,利用批评这一工具,放大问题,攻击他人,结果使得批评成为攻击和整人的工具。三是批评中的主观主义。一些党员说话没有根据,捕风捉影,利用不明线索随意批评一气,或者是在一些无伤大雅、细枝末节问题上抓住不放,批评他人。造成这些问题的重要原因在于: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没能坚持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正确原则和方针,党性修养不够;另外,一些领导干部没能发挥好示范带头作用,一些党组织没能发挥好组织领导作用。   三、推进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现实路径
  针对当前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存在的现实问题,推进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现实路径主要在于营造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制度化、加强党性教育、坚持正确原则和方针。
  (一)营造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
  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是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顺利有效开展的重要政治环境保障。营造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一是要推动党内关系正常化。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有效开展离不开党内关系正常化,而要实现党内关系正常化就要使党员之间的平等同志关系真正建立起来。尽管党的组织原则明确了下级服从上级,但是就党员个人关系而言,他们之间是平等的同志关系。实现这一点,一方面需要切实落实保障《中国共产党党章》《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等党内法规规定的党员批评的权利,并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等对侵害党员批评权利的行为采取相应惩处措施。另一方面需要领导干部的引领,各级领导干部做好表率,上行下效,从而形成“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营造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二是要推动党内批评和人民内部批评相结合。中国共产党来自于人民,党内的政治生态与社会政治生态紧密联系。因此,营造良好的党内政治生态必须与营造良好的社会政治生态相结合,必须发挥人民群众在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中的监督作用,开门开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三是要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善于发挥党内政治文化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以文化人的作用,把马克思主义政党固有的政治原则、理想信念、价值追求内化为全体党员日用而不知的思想认知、政治认同、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使党内政治文化成为全体党员和干部立德修身的精神底蕴、明辨是非的价值坐标,把党内政治文化的优良基因融入血脉,培厚山清水秀、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的思想文化基础” 〔20 〕。
  (二)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制度化
  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制度化是保障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规范化常态化运行的重要保证。为此,一要建立健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领导制度。各级党组织应加强对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领导,活动前,要精心组织,确保参与者有准备,从而提高批评的针对性;活动中,要组织协调好;“活动后,在涉及批评双方利益的决策中,应建立相关当事人的回避机制或退出机制,以消除可能引发双方矛盾的外部条件” 〔21 〕。二要认真严格执行并不断健全党的组织生活制度。组织生活制度是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主要平台和制度保障。无论是以党内集中教育形式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还是党内开展的常规批评与自我批评,其最后落实的重要平台和制度载体是组织生活制度。当前重要的是各级党委真正严格执行党的组织生活制度,将每名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都纳入党的组织生活,使其通过组织生活制度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同时不断完善组织生活制度使得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得以有效开展。三要建立健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保障制度。主要应建立健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奖惩制度及监督考核制度。建立科学的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监督考核制度,明确监督考核的主体、对象、内容与标准,监督考核要与党员、领导干部的民主评议结合起来。制定科学的奖惩制度,根据监督考核的结果对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主体采取相应的奖惩措施,这里重要的是,奖惩制度的制定要与领导干部考核结合起来。需要指出的是,监督考核制度以及奖惩制度的制定要与《中国共产党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试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等党内法规有机衔接起来。
  (三)加强党性教育
  坚定的党性是党员领导干部主动积极开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坚实基础。加强党性修养教育,提升广大党员领导干部的党性修养,一是要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政治生活是党组织教育管理党员和党员进行党性锻炼的主要平台,从严治党必须从党内政治生活严起” 〔22 〕95。党员的党性修养不会随着党龄和职务的上升而上升,必须在长期严格的组织生活中加强党员、领导干部的锻炼,方能保持和增强其党性修养。二是要加强党性教育。开展“党性教育首先要学好党章。党章是党的总章程,是全党必须遵循的根本行为规范,认真学习党章、熟悉掌握党章是党员应尽的义务” 〔23 〕。当然,党规党纪教育也是党性教育的重要内容。加强党章、党规党纪教育有助于批评与自我批评在正确轨道范围内运行。同时,要加强理想信念教育、党史国史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法治思维教育、党的宗旨教育、道德品行教育等,注重发挥先进典型在教育中的积极影响,在教育话语上,应“接地气”,善于将理论话语与群众话语结合起来,实现话语的党性和人民性的统一。三是要推进党性教育常态化。党性教育也应实现从“运动型”向“制度型”的转变,实现党性教育的制度化常态化。党性教育可以与一些党和国家重大时间节点的纪念庆祝活动、党内的集中性教育活动、党的组织生活会活动结合起来,同时也应强化党性教育中的自我教育,加强自我学习和提升,除了党员自我内部党性教育机制之外,党组织也可以通过“学习强国”等网络平台推动党员的自我学习教育。
  (四)坚持正确原则和方针
  无论是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在领导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实践中都一直强调坚持正确的原则和方针。坚持正确的原则和方针有助于指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顺利、有序、有效地开展。这些正确的原则和方针包括以下方面:一是出于公心、充分民主。出于私心,批评就可能成为个人攻击,难以做到诚恳,被批评的人也不会心悦诚服,如此一来,反而会激化党内矛盾,因此批评必须要出于公心,采取民主说理的态度,做到以理服人,而不是以势压人。二是搞清问题、遵守纪律。搞清问题强调的是,在展开批评之前对要批评的问题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弄清问题的是非曲直。批评不是放任自我、毫无界限的胡批乱批,这一点与党员享有的权利并不矛盾,党员所享有的权利与所应遵循的义务、所应遵守的纪律是相对应的,批评必须遵守党的纪律。三是领导带头、全员覆盖。重视领导干部在党的各方面建设中发挥示范引领、榜样带头作用是中国共产党一贯的要求和传统。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推动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中,中国共产党在强调党员全覆盖的同时,也明确要求领导干部发挥示范引领、榜样带头作用。事实证明,领导带头确实对于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具有重要引领作用。一般来说,凡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比较有效的单位和部门,往往就是领导能够积极发挥带头作用的单位和部门。四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中国共产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一贯遵循的方针。中国共产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是为了整人,而是抱着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帮助同志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实现“救人”,并最終实现党达到更高层次的团结和更兴旺的事业进步。    参考文献:
   〔1〕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5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2〕毛泽东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
   〔4〕毛泽东文集:第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5〕毛泽东文集:第8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0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7〕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二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9〕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1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二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2〕江泽民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13〕姜 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增强全面从严治党系统性创造性实效性〔N〕.人民日报,2017-01-07(01).
  〔14〕习近平.扎实开展第二批教育亚洲通宝 努力取得人民群众满意的实效〔N〕.人民日报,2014-01-21(01).
  〔15〕习近平.坚持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 提高领导班子解决自身问题能力〔N〕.人民日报,2013-09-26(01).
  〔16〕习近平.大力学习弘扬焦裕禄精神 继续推动教育亚洲通宝取得实效〔N〕.人民日报,2014-03-19(01).
  〔17〕张书林.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理论思考〔J〕.理论探索,2014(01):57-62.
  〔18〕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J〕.党建研究,2018(07):60.
  〔19〕戴焰军.让党内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常态〔J〕.中国党政干部论壇,2016(01):20-22.
  〔20〕佘双好.新时代推进党内政治生态建设的关键基点〔J〕.党建,2019(03):28-29.
  〔21〕薛 琳.破解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实困境的若干路径〔J〕.理论探索,2014(06):25-29.
  〔2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23〕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求是,2015(09):3-13.
  责任编辑 陈 鹃
亚洲通宝 转载注明来源:http://matperdic.com/4/view-15071123.htm